Sunday, September 10, 2017

2017,夏


今年夏天更長的時間待在一個更熱的城市,超過 40 度的高溫,火辣辣的太陽,即便夜間暑意仍盛,走沒幾步路就滿身汗......


Eugene Ysaye 的小提琴奏鳴曲,兩位 Goldfeld 的演出;相當精彩好聽的曲子,不需要小提琴的演奏基礎也可以聽出這曲子難度非同一般。


一段時間沒買的日曬耶加雪夫,如同以往的印象,厚度稍有欠缺,但果香層次豐富,甜度非常好,果酸也能在不同的烘焙方式下呈現出變化,好喝也好玩的豆子。(已經喝過,算不上驚喜,差一樣沒能變成健達出奇蛋)

男人呢...嗯,我不能代表男人,我呢,常常每段時間會注意些不一樣的東西,不論有沒有用,總是會有些不同的東西會讓我覺得新鮮有趣、進而想入手來看看,這次是茶杯,對,我不太喝茶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看茶杯......

如同大部份的曲子,我聽不太出 Ysaye 企圖在音樂中表達的內涵,但這色彩豐富的音樂著實讓聽者感到愉悅,不明原因、也不需要什麼原因,僅此便足夠讓它在我的 CD Player 裡轉上好一陣子了。


打開幾週未使用的 Espresso Maker,熱機、磨豆、填粉、沖煮,往嘴裡倒一杯純耶加的濃縮咖啡,入口時先是明顯的果酸,濃稠的口感帶出焦糖的香甜,逐步散發出的果香,在嚥下後從口至鼻竄升到最高點,相當過癮。


同一個國家的不同地區,老婆在旅遊途中幫我帶回了這個小茶杯,我喜歡的斗笠型。價格划算、作工算不上完美,釉面上有許多小孔洞,猜想是氣泡吧。反正我也不拿來喝茶,作為書架上的擺飾、偶爾拿起來看看,賞心悅目,足矣。


炎夏的夜,色彩豐富的 Ysaye 小提琴奏鳴曲,香氣層次與之相襯的日曬耶加,稍去煩燥之感

Sunday, July 16, 2017

不安...不滿......

最近喜歡上了 Shostakovich 的 D 小調大提琴奏鳴曲

買了一些新幾內亞生豆,不是新的體驗,但上一次大概是十多年前了。對這款豆子的印象是,酸度不錯、甜度很好、果香不差,似乎該有的都有,但口感比較薄、香氣不持久,大概也是因此價格一直都不算太高。


Sonia Wieder-Atherton 及 Laurent Cabasso 的演出,四個樂章的奏鳴曲在空間裡流動著。帶著些浪漫的第一樂章,我對樂理和各種不同風格音樂的瞭解極有限,既然大家都說這是民謠風,也就估且信之吧。一段民謠的結尾,接上了這些時間我很喜歡的第二及第三樂章。


這批新幾內亞價格還是相當便宜,用安全的方式烘了第一批,相當不錯!很甜、甜到有點膩,果香頗有水準,酸味也很順口,入口瞬間甚至可能給人一種不會輸給日曬藝妓太多的錯覺。

某種程度上,我非常羨慕那些清楚自己要走向哪個方向的人,因為我作不到這件事,總是懷疑著自己的能力,徘徊在作與不作、下定決心與調頭逃避之間;對方向的不確定與執行過程的不安總是持續存在,在到了一個段落之後,假裝笑著接受不配得到的稱讚,不確定講這些話的人是否與我一樣無奈。

一秒還是一秒半?這個驚豔的滿足感開始消退,整體厚度不足、有種加了水般的口感,回甘雖不差,但香氣消失的速度有點快。還不錯啦,以這價錢來說,值回票價了。

這張 CD 在這一個多月以來幾乎是持續佔著我的 CD player,雖然有不少時間不在家,但仍是夠長的了。近來工作及生活上可忙的事不少,音樂往往當成背景的時候多、實際有感觸的時候少,這曲子算是這段時間少見的有感了。

一杯第六次烘焙的新幾內亞,試著讓它更好的過程似乎總不免帶來更多不滿意,但只要能找到這麼一個好的曲線,過程也就不算浪費;只是,真的能找得到嗎?一個沒有答案的過程,要怎樣判斷結果呢?或者,過程本身就是結果?

Monday, December 12, 2016

12/10、12/11 台北刀展、音樂會


可能是我的體型瘦小,對厚重的刀掌控能力差,也沒什麼興趣,而刀刃窄且尖的款式就相對很有吸引力。幾年前看過 Rob Brown 的這款小獵刀之後,心裡就一直有著一把小獵刀的影子,雖不迫切,但少了這麼一把總覺得有些缺憾。

十二月十一號,一場小型的私人音樂會,克萊門蒂小奏鳴曲、貝多芬英雄主題變奏曲、蕭邦英雄波蘭舞曲。克萊門蒂小奏鳴曲是首相對容易 "演奏完" 的曲子,很多學鋼琴的小朋友都彈過這曲子,當然,也就很多家長聽過這曲子,但若不是手上有錄音,或是聽過好的演出,可能不會發現這是首多麼好聽的曲子。太多的音樂藏在許多小小的細節裡,而這些細節則決定了一個演奏是 "好聽" 還是 "沒有錯"。


今年九月四號我結婚,Joe的出席也幫我填上了這個缺口,我有了一把近乎完美的小獵刀,只要試出一個能讓自己安心的攜帶方式,它幾乎可以取代跟著我十幾年的 Tanto Sebenza。

貝多芬英雄主題變奏曲,一個相對很少被演出、錄音也不多的曲子。其實這曲子我非常不熟,當天聽了介紹才知道它包含了 15 段變奏及一段賦格。演奏的困難度遠遠超過聽唱片時的想像,無怪乎如此冷門,但在經過這次音樂會後,我覺得應該會試著找幾個錄音回家,非常好聽、非常精巧的變化。


今年十二月十號,刀展,原本這日子是來見見一些老朋友,聊聊天,刀對我來說只是順便。倒也不是對刀沒有興趣了,去年有把大馬士革的刀看來覺得不錯,逛了兩圈決定要買了,回到攤位上那把刀也沒了;今年有種想要再弄把大馬士革直刀的不甘心感,還是 Joe 的介紹,我才注意到了這把荒川知芳的 Loveless 風格小獵刀。同樣窄窄的刀身,刀身、護手的打磨和接合完全沒有瑕疵可以挑,非常漂亮的樹榴握把,雖然我不曉得它是什麼木。原本心中還有些猶豫,畢竟我已經有把小獵刀了,而這樣精緻的刀到了我手上通常也只有供著的份,在手上拿了一下,發現握感實在好,以我的感覺,這大概是整個會場我拿來最舒服的一把刀,而完工度及質感俱佳的皮鞘則是推了我最後一把,就這樣,我滿足的買下了這把不在計劃中的刀。

英雄波蘭舞曲,這就是相當熟悉的曲目了,就算不聽古典樂的人可能也聽過其中片段。雖普及,但也是我第一次聽到現場的演出,遠比欣賞錄音來得震憾,尤其是就坐在離鋼琴三五公尺遠的位子上。雖容易有不完美之處,也不是每次演出都能傳達得好,但現場的演出仍讓音響難以取代。


12/12,慢跑 14 公里,喝了瓶台灣啤酒頭的 "大暑",再沖了杯肯亞。音響前的躺椅上,令人滿足的夜晚。

Monday, December 5, 2016

有些美中不足......

近來各方面都有些混亂,搞得音樂聽來也難有什麼順不順耳之外的想法......

在食物方面,一直以來對單純的東西有些偏好,倒不是不能欣賞複雜的調味或香料,只是覺得,如果能把看似簡單的東西作好,那也就足夠了,不是非得要讓人感覺豐盛甚至華麗。


Carl Nielson ,要不是夾在一大疊 CD 中,我恐怕不會把這張片子放進購物車。說來慚愧,光從作曲家的年份來看,以為會是比較現代的曲風,花了些時間作點心理準備才將它放進播放器,一聽之下全然不是這麼一回事。

Kenya AA Ruaka,也是種令人有些苦惱的豆子。有肯亞的本質,是種 "很難弄失敗" 的豆子,不過如果就只是照本宣科的烘法,那也實在無聊了些。

一直以來對甜點有些喜好,應該說,不是太甜的甜點。拜發達的 cookie 存取能力之賜,收到了新款巧克力蛋糕的廣告,加了白蘭地和奶油的蛋糕,重點是沒有麵粉,這很吸引人。

第一號交響曲,根據查到的資料,受到了布拉姆斯的影響,可能是對樂理的了解太少吧,聽不出後者那種...欲言又止、拖拖拉拉的感覺。已很成熟,沒有 "剛起步" 的樣子,很完整、很好聽。


這次的烘焙稍深一點,甜度很不錯,也帶有肯亞一貫的厚度,可惜這樣的果香已沒辦法完全滿足現在的喜好了,很好,但有種美中不足的遺憾。


太甜...不苦...可可很香、酒香很棒、滑順的口感也相當好,就是太甜了,如果可以稍帶些苦味該有多好......

只有順不順耳也無妨,就讓它在空間裡流動著吧,對於室友也不是非得要發出什麼感想。陰雨的週日下午,不加奶的肯亞,沒有麵粉的巧克力蛋糕,浪漫的交響曲。

前進吧,畢竟除了前進之外也沒有別的方向了!

Sunday, September 11, 2016

新的階段!

嗯,我結婚了


前陣子買了些之前沒玩過的豆子,哥斯大黎加的黑靈魂跟巴拿馬波奎特山谷;嘗試新東西有點刺激感,希望能試到難得的好體驗,但其實也知道,以我對咖啡的喜好,踩中地雷的機會不低,挑的基本原則其實就是從習慣的產區(中美跟非洲)挑價格高些、但先前沒買過的豆子,然後就是期待著這張彩券會中獎

黑靈魂,這豆子原文的名稱直翻就真的是黑靈魂,我承認,會買它有一部份是因為這名子看起來挺酷。相當令人驚喜的豆子!第一次試了習慣的焙度,很柔和且舒服的酸味,果香相當好,有種像是紅肉李子的氣味,非常棒。較深的烘焙下甜度很不錯,但李子味就消失了,好喝,可缺乏特色。

波奎特山谷,前幾次嘗試都有些讓人失望,甜度不錯、果香中等、厚度不差,該有的都有,什麼都不缺但什麼都不突出,相當普通,當然啦,跟大多咖啡豆相比已是水準之上,但如果只是這樣,似乎可選的品種相當多,不見得要選到它。上週試了一次較深的烘焙,很成功!感覺這豆子耐得住較高溫,甜度非常好,果香仍在的情況下,表現出很好的焦糖香,在口腔裡的回甘尤其出色,相當不錯~

Monday, May 2, 2016

平靜,是嗎?

最近工作上頗忙碌,或許可說忙得有目標,但,這是我要的目標嗎?如果不是,那我要什麼呢?除此之外,還能如何呢?

BWV 1080,賦格的藝術,這曲子我先前收了管弦樂跟古樂版,買的版本不多,但其實相當喜愛,算是特定狀況下會很想拿出來放的音樂,不太常聽,但偶爾會覺得不聽個幾次不行。一個多月之前拆了這張 Aimard 演奏的鋼琴版本,搭配上這幾個月來經常不在家的行程,就成了賦格的藝術與西貝流士交響曲輪播的奇特景象。

又是一杯 Faya Deraro。受夠了出差處的咖啡,買了一組簡單的手搖磨豆機、濾杯、跟小手沖壺,連續喝了兩週的 Faya Deraro。同樣拜經常出差之賜,生豆存量著實有限,回到家了還是一樣的咖啡豆。這豆子好喝的範圍似乎相當小,試了幾次就找到這麼一種烘法還算不錯,不錯歸不錯,總是帶著點平淡感,只能作出一種味道的豆子,連喝這麼一段時間,就是平淡了,也無不可啦。


週末,有種從戰場回到家的感覺,難得可以放鬆、但終究還是得回到自己尋求而來的戰場。一杯味道熟悉的咖啡,唱盤裡轉的是鋼琴版賦格;幾年前,我很喜歡描述著什麼的曲子,描述著理想、描述著愛情、描述著一段故事、描述著什麼,此時,反覆播放著這純粹展現技術的曲子,似乎帶著一種平靜。我喜歡它的引導、應和、跟隨、以及中斷。

Sunday, January 31, 2016

華麗,是個拿來形容咖啡的詞嗎?

最近狀況不少,花了些精力好歹收拾了一部份,剩下的就待持續關注了

兩週前低音擴大機出了問題,為求快速解決跑了趟高雄。此行額外的收獲是 4kg 的 Ethiopia Faya Deraro,日曬豆。連續喝了幾週 Geisha,拿到這先前沒喝過的豆種,感覺相當不錯。


既是日曬豆,拿到手就先試了一次稍淺的烘焙,保留多一些豆子本身的特色,嚐嚐如此作法收效如何。雖是稍淺,與這兩年流行的北歐式烘焙還是有些差異,我很高興那樣的咖啡能受到歡迎,畢竟一件事物要能發展興盛,必需有其多樣性,但我其實不是很喜歡那種 "沒熟" 的味道。這咖啡沖出來顏色較淡,邊緣透光度很高,帶著一點紅,看起來頗有些不同;甜度不錯,帶著些許果酸味,期待的果香不是特別好,有些淡淡的、像是花香的氣味,body 有些薄,整體來說還算不差,但其實內心有些失望,特色不夠鮮明的感覺。

常喝咖啡,一只喜愛的杯子卻不好找;幾年前迷過一陣子 Wedgewood ,當年買了不少,興頭過了以後越看越覺得單調,陸續賣出了幾隻;手上幾隻杯子中,最喜歡的反而是最便宜的,有些遺憾當時沒多買一些,怕自己不小心弄破了,雖喜愛卻也不是常常使用。常用的一隻沒什麼太大的缺點,但拿在手上不知如何常有不足之感,也只能沒事多晃晃,看能不能巧遇屬意之物了。


稍淺的烘焙不怎麼好,那就來試試深一些的吧。甜度相當好、果味仍在,看來有這潛力。週日,伴著音樂及小說的下午,打開 espresso 咖啡機,試試這豆子怎麼樣吧。結果很不錯!濃縮咖啡的沖煮補上了原先 body 不足之處,淡淡的花香加上適度的果酸,平衡度很好的一杯。更大的驚喜則來自於咖啡牛奶,入口第一個感覺是甜得一塌糊塗,美好的焦糖及果實香氣隨後湧上口鼻,很...華麗的一杯咖啡牛奶,如同這個午後的 Biber 小提琴奏鳴曲。

看來這豆子還有得玩~